9159金沙官网

用多大的勇气生?用多大的勇气死?

十月 9th, 2019  |  9159金沙官网

09年3月份云小三去北京考博,我跟着一起去玩,不知道是想去看看SJ,还是想看看长城。长城看了,记住了城墙两边的十万大山,SJ没找。他考完试的那天晚上,我俩在宾馆里看电视,电影频道放的是《闻香识女人》,然后我们就讨论起电影。
我说到当时超喜欢的《贫民富翁》,云小三却号称不喜欢,我们就开始探讨为何会有这样的差异。他说,后面的转折太假,尤其是最后还来了一段歌舞。他比较喜欢现实主义的拍摄手法,当时他举了《百万元宝贝》的例子。
因为他这样的评述,我一直没有看本片,总觉得太过黑暗,而我喜欢留有一丝光亮,哪怕只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最后看到的那种,所以我很喜欢《贫民富翁》那种片子,一片黑暗中留有一点光,也许只是导演的些许不真实的安慰,但,我需要,应该有很多人都需要。
9159金沙官网,然而今天看了本片,却发现不是一片黑暗,虽然确实是现实的拍摄方法,本来看到伊全身瘫痪的时候还在想是否会奇迹般的复原,但这不是导演拍本片的意图。
导演的意思有两个,其一是所谓的求仁得仁。这句古训我一直未能理解,也不高兴去深究,看了《全职杀手》之后,我自认为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有些人只想要一些虚名,那个被称为浮云的东西,或者换种说法,叫理想,梦想,或者再换种说法,叫自我价值的实现,即一种身而为人的存在感。雁过留声,人死留名,这曾经是古人的理想。你来到这个世界,匆匆忙忙,浑浑噩噩,走的时候留下些什么?这在追求永恒的时代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是远远超过生命的重要性的。而在人本主义抬头,神权破灭之后,人们渐渐摒弃了这一点,生命是最重要的,超过其他任何东西,荣誉,理想之类的,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有些人求的“仁”不是这个,不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他们有想法,终其一生,想要为之奋斗一次。这,不可勉强,也无好坏之分。
前段时间曾经跟李杨tx讨论过一个问题,就是有些没有天分的人有理想,好比他想做个钢琴家,但是都已经人到中年了,还未见丝毫的迹象。身边的人是否应该点醒他?告诉他在这方面你没有天赋,不会有前途的,好好找个工作过日子去吧。李杨tx当时是这样认为的。我则持反对意见,不过我的角度却是从群体事业方面考虑的,我说倘若没有10万个这样追逐梦想的人,就不会出一个伟大的钢琴家,好比中国足球,弱的原因是没有大众基础,没有无数的少年怀着那样的梦想。每每有人说我国人口这么多,为何11个人都找不到?这个逻辑是不对的,这么多人口里面没有几个是踢球的,当然未必是少年们的问题,更多的是家长的想法,你说,谁愿意自己的小孩去踢球,在中国?
不过看了本片之后,我觉得,其实对于那些逐梦的人来说,这件事情更重要,根本不必官什么群体事业。对于他们而言,倘若失了这个梦想,生命便不再有意义。当然,也有另外一种人,觉得好好生活就是终极梦想,这是不相悖的,因为人有差异性,而这一种人也没有必要另外一种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因为大家所求的“仁”不同,求仁得仁,对于这二者来讲,他们都是在做这件事。
导演想表达的另外一个意思,是背负死亡。本片的女主角在全身瘫痪后并不后悔,这个事情东木头一开始并不了解,他在责怪,怨恨,因为他是以生命为第一要义的;而自由人却和女主角心思一般,他们求的“仁”是一致的,所以他更能了解伊。
片中女主角提到过两件事,以此希望说服东木头来为自己安乐死。第一是她出生的时候只有一点点重,她爸爸说她是通过打拼才来到了这个世界,而现在她需要通过打拼才能死亡,因为她能动的就有舌头和眼珠了。第二件事是她的父亲曾经养过一只狗,他亲自将它埋葬了。现在她希望东木头能够起到父亲的作用。。
教堂在本片中出现过多次,在基督教的意思里头,一个人是不能去主宰人的生命的,包括他自己的,那是上帝的事情,也就是说自杀,安乐死,都是不允许的,恐吓味道的说法是,自杀了你就上不了天堂了,除非有牺牲出现(详见《康斯坦丁》)。
教义的本意当然是教人爱惜生命。然而另外一件事情是,死亡是无法避免的,不官有没有天堂地狱,生物都是要死的,本质上,生和死,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是同一件事情。尽管这是个人尽皆知的事情,人们却往往乐见其生,哀见其死。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这里其实又和前面一个问题重复了,在有些人的价值世界里,呼吸并不是最重要的,何况是已经丧失了自己呼吸的能力,完全靠氧气供给的。对于当事人来说,他们希望自己有权利,有自由来选择死亡;而对于他们所托付的人来说,他们则需要背负起死亡。这两件事情都不是容易的,对于当事人来说,起码还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而对于被托付者而言,有法律的,道德的,宗教的,甚至是价值观的种种负担。
这样的抉择太过艰难,希望你我终其一生不要遇到。
说说实际的情况。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死亡,都要去一个个送走自己的长辈,然后被自己的后辈送走。在自然的情况下,我们也需要背负死亡,承担起长辈的托付,又把自己托付给后辈,这是每个人的权利与义务。
曾经我认为不能养宠物,因为他们总会先离你而去,要养也就养人比较划算,因为他们会比你长命。其实这是种逃避,即不敢承担起死亡的责任。现在我认识到了,就算不养狗,父母的死亡也是终要背负的,这是他们的希望也是为人子女的责任。所谓养儿除了防老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送终。我死的时候,也希望至亲都能够在身边。

关于死亡,被提问最多的莫过这样的问题,如果生命还剩下N天,你会怎样度过这最后的时间。

文:采薇  图:网络

很多的人会选择提前将未来的生命进行精华的浓缩,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精彩作为生命的完结;我的答案是,如果预知生命的完结点,我宁可选择在即时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我无法想象一个已经知道死期的人该如何看自己一步一步迈进死亡。

近日琼瑶因为支持丈夫平鑫涛安乐死与继子女们闹纠纷的新闻甚嚣尘上,继子女们认为不该剥夺老人生的权利,应该继续治疗,哪怕要插鼻胃管,而这让琼瑶无法接受。最后导致双方分裂,在琼瑶看来,人如果失智了,活着就很痛苦,与其让其忍受这种痛苦,还不如选择让其安乐死。

所以我可以想象雷蒙为迎接自己的死亡所进行的努力与抗争。因为死亡的意义,要远远大于生存的价值。

其实对于国内民众来说,大部分人还是无法接受的,不管是怎么死,终究是你选择了结束对方的生命,所以,平鑫涛的子女们无法接受让自己的父亲就这样死去。分歧导致双方矛盾升级。

生是希望,死是绝望,这是一个正常人关于生与死的逻辑。但是对于一个高度瘫痪28年,一只脚已经触摸到死亡,仅仅依靠呼吸与大脑来维持生命的人来说,生与死的界限完全进行了360度的颠覆。“生”是一幕别人舞台的作秀,“死”是一场自我尊严的回归;“生”是别人的负担,“死”是自我的解脱;“生”是捆缚,“死”是自由。当所有关于“生存”的乐趣都敌不过“死亡”的价值,对着这样的生命,正常的人又如何能依据自我的价值观来进行衡量与评判?所以他们大抵只能说,既然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活下去的决心?

琼瑶阿姨今年79岁了,普通人里,就是风烛残年的老太太,可她因为丈夫病重,突然关注到安乐死,因为想写《善终权》,导致双方矛盾升级。

《深海长眠》是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同时入围的还有张导的《十面埋伏》。在星光大道上张导说过这样的话,“我一直都败在西班牙导演手下,这次也很难讲。”大奖尘埃落定后,国内媒体纷纷使用“惜败”的字眼。

大概,继子女们只关心自己父亲还能不能继续接受治疗吧,在深受传统思想影响的国人眼中,大概没有人能够接受让自己的至亲在没有失去生命的时候就结束其生命吧。

现在看来,置两部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电影于同一起跑线上本就滑稽,“惜败”一词用的更是嘲讽。在这样一部直指生命与尊严的影片面前,《十》宛若是出自幼稚园的涂鸦。

“孝子之养也,乐其心,不违其志”这大概才是孝行的最高标准吧,但是既然平鑫涛已经失智,那这个安乐死肯定不是他本人的意思,平鑫涛子女们认为,自己父亲只是老年痴呆,并没有病到需要安乐死的地步。

这实在是一部上乘的佳作,所有的人物设计都附带着“生”的不同寓意,新生命的诞生是“生”,生活状态的转变是“生”,了结毫无尊严的生命是“生”;所有看似不经意的台词都是落地有声的人生哲理,“扼杀生命的自由还能叫自由吗?扼杀自由的生命还能叫生命吗?”;所有的微笑背后都沾染着无尽的枯涩;越是充满生机的生活场景,越是让人感到一种无助的绝望。

只是琼瑶阿姨认为平鑫涛目前活着可能插胃管,鼻管这些太痛苦了,而且已经失智,没有意义了,所以想用安乐死的方式结束平的生命。

当躺在床上的雷蒙幻想着自己如小鸟般地跃出窗户,掠过平原与山脊,行人与车辆,站在树林的高处俯视那片那片给予他生命的价值又转瞬夺走的大海,直至一头扎下,坐在黑暗中的我们,能做的只剩下伴随他一起飞,呼吸泥土的芬芳,感受清风的佛面,飞过他曾经辉煌生命,却转瞬陷入连绵不绝的深渊。

也许这种爱,是另一种,爱之深,所以也就不忍他受太多折磨。其实,可能受折磨的可能是琼瑶自己,因为平鑫涛已经失智,那他也就感受不到这些痛苦了,只是琼瑶阿姨会更痛苦,也许她更怕自己受不了,于她来说,那种看着自己人人在病床上忍受折磨的痛苦才是一种折磨吧。

生命之前,死亡之后,未知的世界,一如深海。

所以,其实琼瑶阿姨做出这个决定,我是能够理解的。

附:
“安乐死”(euthanasia)一词源于希腊文,由“美好”和“死亡”两个词组成,解释为“好的死亡”,指让患者无痛苦的去世。从20世纪30年代起,西方国家就有人开始要求在法律上允许安乐死,并由此引发了安乐死应否合法化的大论战。从30年代到50年代,尽管英国、美国、瑞典等一些国家有人发起成立了“自愿安乐死协会”或向国会提出允许安乐死的议案。但是,由于对安乐死问题的认识不清,并且担心被人利用而导致“合法杀人”,社会上绝大部分民众反对安乐死。
二战以后,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观念的更新,赞成安乐死的观点开始呈上升趋势,有关安乐死的民间运动和立法运动也日益增多。1967年美国建立了安乐死教育学会。1969年英国国会辩论安乐死立法法案。1976年日本举行了“国际安乐死的讨论会”,宣称要尊重人“有尊严的死去”的权利。
1993年2月,荷兰通过了一项关于“没有希望治愈的病人有权要求结束自己生命”的法案,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通过安乐死立法的国家。其后两年,澳大利亚北部地区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2002年4月,比利时议会通过的安乐死法,成为世界上第二个以法律形式准许实行安乐死的国家。
据有关民意测验统计,进入90年代,美、法两国支持安乐死的比率分别为90%和85%。荷兰立下患致命疾病时授权医生实施安乐死遗嘱的已有10万人。而日本、瑞士等国家支持安乐死合法化的人也与日俱增。2000年10月26日,瑞士苏黎世市政府通过决定,自2001年1月1日起允许为养老院中选择以“安乐死”方式自行结束生命的老人提供协助。
2000年11月30日,阿姆斯特丹市含笑而去的迪莉亚是荷兰合法安乐死第一人。母亲迪莉亚的去世,尽管让孩子们心痛不已,但多少令他们感到宽慰的是,母亲在临终前终于得以实现她自己的梦想——被实施安乐死,从而减轻了病痛之中的母亲的许多痛苦。

但是,到底是该让病人毫无意义的活着,还是选择安乐死让其解脱呢?也许作为有血缘关系的至亲,确实是很难做出那种选择的。

所以他的子女们肯定是不希望用这种安乐死的方式去结束自己父亲的生命。也许,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延续父亲的生命,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是应该的。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