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9金沙官网

爱是生命不息的后续

九月 5th, 2019  |  9159金沙官网

埃克托乔装成弗里达的啼笑皆非,谎成能搞到歌神演唱会的票子等等,都为了能在亡灵节这一天回家,看望阔别已久的女儿coco。可以想见,他在另一个世界漫长岁月的每一天,穷其所能都在寻找回家的办法。有小聪明、小伎俩、却从来没有放弃和怨恨。

图片 1

《coco》,翻译为《寻梦环游记》。被这个译名影响,一开始还猜测是小男孩主人公抱着吉他追寻理想的正能量小清新。刚开头的时候还脑补出男主米格冲破层层艰难险阻,最后终于和巨星爸爸相认的种种狗血。
的确,皮克斯在片头以夸张的方式讲述了一家人对米格百般阻挠:他们严禁他碰音乐,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他好(多么熟悉的场景);他们宣布米格有资格参与家族的制鞋大业了,好像是多么了不得了的喜事,而我们的男主对其根本不屑一顾。
这些已经被说烂了的话:“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梦想强加给孩子”,“不能帮孩子选择梦想”,“孩子有过自己想过的人生的权利”,在电影的开始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而这些仅仅是《寻梦》最表面的一层意义。或者说,只是创作者们包裹在糖果之外的一层糖衣。

埃克托,以一个亡灵的身份,告诉所有活着的人如何去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polog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

纵然白发已苍
纵然将我遗忘
你依然是我的小姑娘
一如从前模样
这一次的歌唱
不会再有彷徨
守护你是我唯一梦想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Remember me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Remember me
《coco》中三次唱起这首歌,埃克托说这首歌不是写给全世界的,我是写给我的女儿coco的。
埃克托回忆说自己真的很想coco,记忆里和coco一起唱完的这首歌。当我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眼泪席卷了脸颊。或许是被埃克托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我想家了,想回去看看。现实里埃克托被毒死,德拉库斯成为了歌神,coco失去了他最爱的父亲,但是她依旧爱着,记挂着。
影片的最后埃克托气息微微,和 伊梅尔达一起完成了对米格祝福“You don’t
forget we are family forever, how much we love you, we give you
blessing, without any
conditions”,米格回来后的狂奔,微微发颤的语调,祈求太奶奶记起。当吉他想起《remember
me》,熟悉的旋律想起,太奶奶和着和弦想起了那些和父亲在一起时光,拿出父亲写给他的信和那残缺的人像,那时的coco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又是一年亡灵节,埃克托再一次出现在亡灵登记处,屏幕上出现一家三口的照片,埃克托脸上带着无限释然和幸福的表情和家人一起在亡灵节这一天回家团聚。看见了米格可以
自信的弹奏着《proud
corazon》,天空的烟花,地上人儿的微笑。一家人,两个世界。
这部电影让我们不再那样的惧怕死亡,反而告诉我们的更多是学会如何去爱。埃克托告诉米格,家人比梦想更为重要。如果不珍惜,当失去时,一切都无可挽回。是呀,只有家人的爱才是支撑自己实现梦想的动力。如果没有他们,梦想即使侥幸实现,然而除了虚名,还有什么呢?
留下的也许只有那一口大钟留下的许久回响,电影的结尾歌神也自食恶果得到了和现实生活一样的结尾,被一口大钟所结束自己最后的一场独奏。最后在他的墓碑上留着这样一句话“鬼才会记得你”,歌王这一称号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负担了吧。
面具戴久了就不觉得是一种束缚,影片的高潮当歌神的真面目被发现。埃克托,米格也迎来了一次真真的内心独白。他们被困在一个露天的深水沟时,无力对米格说:其实,我就是想回去看看我的女儿coco。而此刻的埃克托也似乎迎来了那可怕的遗忘。他不是不想回家,而是被歌神为了自己的名誉所毒害。在深水洞里,米格找到真的曾曾祖父的大叫的释怀和埃克托的深情演绎《remember
me》,那一刻,我突然被戳了一下
,眼泪就决堤了。原来他之前种种的滑稽行为,背后的原因竟那么让人心疼。
在电影里,让我脑海最难受的一幕是,埃克托在那些没人挂念的鬼魂里有一个叫猪皮哥的老友,当“猪皮哥”灰飞烟灭的时候,埃克托才低颤地说:当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记得你时你将彻底消失。原来,猪皮哥在灰飞烟灭的那一刻,在人世间已经被彻底遗忘了。如果说一个人的死亡有两种,一种是医学上的定义:心脏停止搏动,另一种便是猪皮哥告诉我的,就是被自己亲爱的人所遗忘,这便是终极死亡,慢慢烟逝在这个亡灵的世界。埃克托最后为他演唱的那首歌《everyone
knows Juanita》,化身金粉散在风的怀里。
在梦想与家庭的旧酒里,《coco》里的温柔和奇幻为我们打造出了一个完美的酒瓶子。影片里有一股温柔的力量,牵引着我们心里最柔软的触角,也让我们明白,被遗忘才是最终极的死亡。看完电影后,那是我第一次希望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即使我们无法在这个世界重新相聚,多年以后,在另一个世界相逢,也是十分庆幸的。
“这瑰丽的灯火万家,摇曳的烛光千盏,不如你梳着麻花辫坐在床头时,眼里闪过的星光璀璨。”家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皮克斯的答案是:家人可以是超人、玩具、也可以是毛茸茸的怪物,但不变的是,他们永远陪在你身边,去往新的地方,即使离开这个世界,也会永远给予你无条件的爱,在你看不见的另一方,祝福你。
这让我想起《追风筝的人》里面阿米尔和哈桑,哈桑对阿米尔说为你,千千万万遍。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个阶段,只是早晚。那些不能守护的家人,就让彼此在梦里相见。
在史铁生《奶奶的星星》里这样说过:慢慢相信,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
逝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永远守护着我们,你抬头看,最亮的那颗就是。愿你被星光照耀。

图片 3

我想唱一首歌
只属于你的歌

在去往亡灵世界寻找梦想的旅程中,米格遇见了已经去世的亲人,尤其是那位视音乐为家族的诅咒的根源,曾曾祖母,伊梅尔达,和一开始破烂潦倒随后被发现是真正天才的慈父,曾曾祖父,埃克托,也遇见了自己的偶像,墨西哥当地的歌神,德拉库斯,以及歌神被剥去伪装外衣后的丑恶嘴脸,最终见识到了终极死亡,那就是连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也没有了。
剧情非常简单,转折非常套路,但还是被感动了。
 

喝下歌神毒酒的那一晚,就算渴望已久的梦想即将实现,也要回家的坚持。
亡灵即将消失的黎明前,他把回去的最后机会连同无条件的祝福,全部送给米格。

原文发于《早安,新东方》298期。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