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9金沙官网

豆子排行第一的神剧,是时候吹一波了——浅谈《大明王朝1566》

七月 31st, 2019  |  9159金沙官网

想写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剧,是需要勇气的。因为它太扎实,太沉稳,太华丽,也太厚重。就像一匹上好的织锦在你面前缓缓摊开,远远的就能看见恢弘的图样和鲜明的色彩,走近些又能看见精美的花纹和缤纷的修饰,摸一摸能感受到厚实的底料和细密的针脚,把脸凑上去还能闻到悠长而古典的的历史气息。

​最近,《长安十二时辰》火了。这部剧大热的背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年优秀国产历史剧的稀缺。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84期:

如果你问我,古代中国哪个朝代的历史最精彩纷呈?我的答案有三个:战国、北宋和明。可这三个朝代精彩之处却大不相同:战国时代的精彩在于诸侯合纵连横,诸子百家争鸣;北宋的精彩在于空前的繁荣和加速的民族融合;而明代的精彩,在于历史人物前所未有的复杂与真实。

通常认为,在国产历史剧的长河中,有三部巅峰之作:《雍正王朝》、《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

上一期我们讲到了严嵩和胡宗宪一大早进宫面圣,嘉靖帝本想“挑拨”严嵩跟胡宗宪的关系,结果并不理想,这里也注定了胡宗宪最终无法入内阁。

黄仁宇在写《万历十五年》时主要参考的史料《明实录》一共133册,光是阅读这些史册就花去两年多的时间;《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当年明月也曾抱怨,明朝历史研究最大的困难在于一手资料过多,且官方史书、奏疏笔记、地方志以及日本、朝鲜史书的相关记载内容经常相互矛盾。但或许正是因为有如此丰富的历史记录,《大明王朝1566》的作者和编剧刘和平先生才能勾画出最完整最磅礴的大明气象,才能还原出最饱满最真实的风云人物。

图片 1

由于拉拢胡宗宪策略失败,而东南大局又少不了胡宗宪,嘉靖帝也就不得不继续留着严嵩,但需要消减严党的势力,于是颁布圣旨,让小阁老严世藩退阁,与此同时高拱和张居正也退出内阁,那么他此举到底有何目的呢?

01 虚构的故事与真实的人物

在我看来,这三部剧中的最高峰,非《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莫属。无论从史实、权谋、思维深度,还是从创作班底、演员演技、艺术手法等方面来比较,这部剧都堪称国产历史剧的扛鼎之作,某些方面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84期:大明王朝:嘉靖帝的帝王之术,开除严世藩阁员时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在看《明朝那些事儿》的时候经常感慨,明朝官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翻云覆雨就算不经过任何文学加工,是最完美最精彩的小说和剧本。可刘和平在创作《大明王朝1566》时却避开了真实的历史,而是重头杜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然后把真实的历史人物一个一个塞了进去,并且几乎没有弄乱这些历史人物真实的联系、立场和性格,就像是把这些风云人物整个丢进了平行宇宙,然后一点点记录下他们的反应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01剧情概述

图片 2

故事的起因是嘉靖四十年(1561)国库严重空虚,嘉靖帝和内阁商议,决定在浙江地区实行“改稻为桑”的国策,将一半的稻田改种桑苗,用于丝绸生产,再以高价销往海外,填补赤字。可是政策的施行遭到浙江百姓的抵抗,于是以严嵩和严士藩为首的严党官员决定毁堤淹田,逼着老百姓把农田卖给丝绸大户用来生产生丝,而他们也可以从中鱼肉百姓。故事顺着三条主要线索徐徐展开:一条是嘉靖、司礼监和内阁三方博弈,进行决策,这是中央线;一条是浙江巡抚胡宗宪,众多地方官员以及丝绸富商之间矛盾重重,为执行新国策费尽心机、瞒上欺下,这是地方线;还有一条是以海瑞为首的游离于前两者之外的基层官员和百姓艰难地与上层抗争,这是底层线。其中,中央线中包括了司礼监内部宦官对掌印之权的争斗,内阁之中以严嵩为首的严党和以徐阶、高拱、张居正为首的清流之间的明争暗斗,内阁与司礼监复杂的利益纠葛和勾结,以及嘉靖对司礼监和内阁的束缚和制衡等等支线;地方线中包括了胡宗宪和戚继光的抗倭过程,浙江官员之间互相甩黑锅、和稀泥,官商勾结最后弃商保官等支线;底层线又包括了海瑞审案,海瑞与李时珍、王用汲之间的友情线,以及海瑞与家人和底层百姓之间的感情线等支线。

首先,我们用一段简短的文字来介绍一下《大明王朝1566》的基本剧情。

一、

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线索陈述,充分证明了《大明王朝1566》的剧本谋篇布局之巧和信息含量之大。如此内容扎实的剧本最终形成了46集的剧,可以想象其能量密度之高。事实上这些纷繁的线索在36集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展开,后10集则是收拢线索,斩去已经写完的地方线,将底层线中的主要人物海瑞纳入中央线,着重展现海瑞与中央的格格不入,最终给了海瑞直接对话嘉靖的机会,在海瑞的忧民之说与嘉靖的帝王之术的激烈碰撞中升华主旨。

图片 3

我们再来捋一下此次事件中嘉靖帝的打算:

以上是《大明王朝1566》的故事,下面要讲讲故事中的人物塑造。

嘉靖三十九年,大明王朝天灾不断、战争频仍,国库出现亏空。次年财政会议上,内阁首辅严嵩提出“改稻为桑”以开源增收。

一开始嘉靖帝对严嵩非常信任,直到“毁堤淹田”事件发生,胡宗宪进京面圣后,嘉靖帝第一次跟吕芳讲如果严党跟自己“分赃”不均,自己也不会留他们。

我无法把剧中主要人物一一拿出来分析他们的性格以及在剧中的作用,因为《大明王朝1566》中每一个人物都可以单独成篇,大书特书。上到嘉靖皇帝,下到浙江淳安的一个小县丞,都鲜活生动得让人吃惊。

因“改稻为桑”实为与民夺食,在浙江推行遇阻。严世藩提出毁堤淹田,事态进而失控。严党、清流、司礼监等几方势力激烈争斗之下,“改稻为桑”以失败告终。

再到杨金水汇报有人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低价买田,此时嘉靖帝对严党·起了疑心。但是东南抗倭大业不能少胡宗宪,而胡宗宪又是严党骨干,所以他打算拉拢胡宗宪,试探他对严嵩的态度。甚至还赐给他进精舍和喝嘉靖帝莲子羹的机会,最终给他们一次机会,利用沈一石的账册来套严嵩的态度。

以全剧最精彩最复杂的人物嘉靖为例吧。一个庞大帝国的主人,神秘、自负又阴郁。二十多年不上朝,每天身着道袍躲在皇宫西苑之中炼丹修道,却依然能把握军政大权,稳稳地凌驾于内阁和司礼监之上,施行高强度的独裁;手下人才济济,文有徐阶高拱张居正,武有胡宗宪戚继光俞大猷,但大明帝国国力却每况日下;明知严嵩严士藩父子误国欺民是巨贪大恶却坐视不理,明知海瑞无欲无私是国家利器却始终不容;淡漠亲情,不待见自己的亲生儿子隆庆,直到万历出生才有所好转,却对身边的宦官感情极深。他有作为帝王的精明、猜忌和狠厉,又有作为普通人的自私、敏感和脆弱,大开大合,相辅相成,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嗔也不是,怒也不是,只能感慨,人心竟能如此复杂深邃。

“改稻为桑”未能扳倒严党,清流再围绕一部“血经”与严党展开殊死搏斗,最后严嵩倒台,严世藩被杀。

但是试验的结果让嘉靖帝略微失望,此次试验严嵩的所作所为可谓滴水不漏,本想拉拢胡宗宪,反而让这师徒俩更团结一心了。

前面说过,虽然《大明王朝1566》的故事是虚构的,但是人物的性格,立场以及人物之间的联系都是真实的,高度符合历史的。嘉靖的独裁自私,严嵩的大奸似忠,隆庆的仁弱忠厚,徐阶的城府隐忍,高拱的傲慢冲动,张居正的聪慧决断,海瑞的无欲则刚,都有饱满的塑造,同时又有各个层面的细节补充,保证了人物的去脸谱化。同时,嘉靖对严嵩的偏爱,严嵩与徐阶既明争暗斗又相知相惜,严嵩对胡宗宪的呵护信任,高拱和徐阶张居正之间的貌合神离,海瑞与王用汲的君子之交,这些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也是真实而生动的。每个人物的每次选择都是那么符合他们的处境和性格,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倘若这个故事在历史上真的发生了,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市井小民都会像剧中一般行事,事情的发展会无限贴合剧情。

图片 4

因此,嘉靖帝改变策略,暂缓倒严步伐,毕竟此时还需要他们撑着大局,但是内阁需要调整,这次调整是这样的:

能把故事讲到无限贴近事情本身的样子,《大明王朝1566》的编剧水平确已入化境。只此一点,就无愧国产剧之巅的称号。

严党虽倒,可天下依然民不聊生,国库依然亏空如故,百官也依然如履薄冰。嘉靖四十五年,嘉靖让百官上贺表,海瑞却上了一道“天下第一疏”,如雷贯耳。嘉靖看完犹如五雷轰顶,立即将海瑞下入诏狱。

“严世藩退出内阁……高拱、张居正也退出去……首辅还是严阁老,实事让徐阶去干,把李春芳和陈以勤补进来!”

02 影视语言的高级运用

嘉靖命各部合审海瑞,海瑞被判绞监侯。

嘉靖帝从“织造局买田”事件开始一直在动脑筋,如果胡宗宪愿意跟严党切割,说不定他会狠下心来倒严,但是胡宗宪并没有这样做,所以,此时的严嵩不能倒。但是严世藩是可以动的,理由虽然表面没说明,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郑泌昌和何茂才都是严世藩举荐的,自然脱不了干系。

影视作品只有剧本合格,才有必要进一步去讨论技术层面的东西。因为表演、摄影、剪辑、服化道、配乐等等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同年底,嘉靖病逝,海瑞被赦免。

但是仅仅消减了严党势力,那朝政必然不稳,所以又适当消减裕王势力。嘉靖帝虽然知道裕王是未来的皇帝,但是未来是未来的事,现在,此时此刻,还是朕说的算,自然不希望受制于裕王。

《大明王朝1566》的导演张黎先生是摄影出生,对影视语言的运用可谓炉火纯青。摄影方面,画面精致大气,构图赏心悦目;剪辑上,多次在关键之处插入黑白的画面,形成了强大的压迫感和厚重感,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点在于,在人物情绪喷发时,会把动物的叫声与画面剪在一起,比如嘉靖动怒时可以听见隐隐的虎啸,这种剪辑方法对人物性格的描画新奇又高效;配乐上多次使用了西方古典音乐,但与剧情结合巧妙,毫无违和感;至于表演,可以说无一人不演技炸裂,老戏骨们集体贡献了殿堂级的演绎。

02《大明王朝1566》中的厚黑学

补进来的两个人也比较讲究,按照小说中的说法,李春芳是一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轻易不表态。陈以勤,按照历史上的说法,他曾经当过裕王的老师,后来也跟其他内阁成员有过争斗,失败后隐退:

要说本剧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服装层面了。文官的官服和日常便服均和历史有一定出入,不知是服装组的工作人员忽略了史实,还是另有考虑。

在观众看来,严党贪墨横行、无恶不作,力主推行的“改稻为桑”更是祸国殃民、天怒人怨。

“穆宗即位,擢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时徐阶、高拱、张居正相灵交攻,因恶党争,乃引疾于隆庆四年罢归。”

下面就从几个有意思的细节来看看本剧出神入化的影视语言吧。

图片 5

可以看出,此时的内阁首辅仍然是严嵩,实事是徐阶来干,其他两个人是各成一派,既不是严党的人,也不是裕王的人。

  • 首集中内阁成员高拱与严士藩争吵,高拱指责严士藩娶了9个小妾生活腐化,此时突然给了旁边站着的几个司礼监太监一个镜头,几个太监都撇了撇嘴。整个镜头不到一秒,但十分有趣,冲淡了党争的紧张和激烈。
  • 隆庆和他的幕僚谭纶张居正边讨论国事,边吃冰镇西瓜,并且用手帕接住吐出的瓜子,后面还有下人在帮他们凿冰,既交代了此时是夏季,又充满了生活气息。
  • 海瑞家有个习惯,每天都要用井水洗地,且海瑞的母亲有个怪癖,所有人进门必须脱鞋。这个细节一方面是说海瑞家普遍比较洁癖,另一方面也是隐射了海家不能忍受“不洁”的官场,眼里容不得沙子。
  • 嘉靖常自诩节约,用自己只有八件袍服来斥责大臣贪婪,但剧中的很多细节都表明,其实嘉靖的生活奢华无比。比如用茅台酒洗脚,比如每个洗脚盆只用一次,又比如在国库吃紧之时还随手赏了儿媳上等丝绸一千匹等等。
  • 一些细节表明张居正和李妃关系有些暧昧,为万历初年李妃全力支持张居正改革埋下伏笔:下人禀告隆庆李妃闹别扭要回娘家时,给了张居正两个镜头;陈洪奉旨要带走世子的大伴,李妃与陈洪大闹,张居正来了之后,李妃直接哭着走开,把一堆烂摊子全交给张居正去处理;以及迎接李妃的车驾时,张居正嘴角难以掩饰的笑意等。

殊不知,“改稻为桑”其实是清流一派张居正首先提出的,并且徐高张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改稻为桑”是一步死棋,却不在御前会议上指明其中的利害。说白了,“改稻为桑”是他们给严嵩下的一个圈套,严嵩作为内阁首辅,面对巨大的财政压力匆忙之间钻了进去,仅此而已。

图片 6

最后贴几张特别喜欢的构图。

毁堤淹田后,受灾百姓嗷嗷待哺,胡宗宪、海瑞、王用汲四处筹粮,清流们却为了“扳倒严党”而不准拨给浙江一粒粮食,甚至逼得胡宗宪不惜跟赵贞吉撕破脸,全然不顾数十万生灵的死活。

二、

图片 7

图片 8

至于严嵩跟徐阶的权力怎么分,到底严嵩的首辅是虚职还是徐阶的实事是虚职,这个问题后面随着剧情发展会揭晓,这也算是嘉靖帝埋下的一个坑吧!

嘉靖在西苑

海瑞的上司赵贞吉,看似清廉而心机深重,为了往上爬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也只有海瑞,看透了他。

剧情推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嘉靖帝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他这次竟然没有延续一直追崇的“云在青天水在瓶”,也就是“无为而治”的策略。以前还弄个铜罄,躲在后面,让内阁和司礼监拟旨,满意了就敲,不满意就不敲,弄得云里雾起,让人捉摸不透。而这次竟然是直接安排妥当了,甚至由谁宣旨都定了:

图片 9

严党被肃清,徐阶执掌内阁,高拱、张居正,再加上徐阶的学生赵贞吉也进入内阁,朝廷一股清流当政。可国库照旧亏空,天灾伴随人祸,贪腐愈演愈烈,朝局没有任何改观。

“这个旨意叫徐阶去宣布,记住了,先叫那几个人,看看眷录出来的烂账,看完了账再宣布旨意,然后商议一个人选……”

海瑞前往浙江

都说严嵩父子贪,可继任的徐阶徐家则更贪,只不过剧里面没有提及罢了。

刚才也讲了,嘉靖帝这次宣旨跟以往不同,以前并不是这么细,这次却直接表明了三个观点:

图片 10

图片 11

第一是点名让徐阶去宣旨,第二是先让严世藩、高拱、张居正看完账册再宣,第三件事则是要内阁拟定一个人选去浙江查办郑泌昌、何茂才。

海瑞与王用汲

而之前的严嵩就是真的那么大奸大恶吗?或许嘉靖临死前说的一句话可以给出答案:“贤与不贤,有时候也由不得他们。”

除了这三点,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让胡宗宪速速回浙江继续抗倭,缺钱缺粮及时讲,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今年打赢倭寇,同时浙江的贪墨案也要过问,不能乱了套。

图片 12

03权谋剧的最高境界

下面我们就一点点的揭开谜题:

海瑞离家

正常来看,《大明王朝1566》中的各方势力分为三大派。以严嵩父子为首的严党、围绕在裕王身边的以徐高张为代表的清流派和以司礼监、北镇抚司为代表的宫里,其背后是嘉靖。

先说第二要点,也就是为什么要等严世藩、高拱、张居正看完账册后再宣旨?

图片 13

图片 14

我们先看在场的都有谁?

严士藩与张居正不欢而散

严党贪墨无度、党同伐异,清流则以扳倒严党为己任,双方打得不可开交。嘉靖大兴土木造成国库亏空,严党是为嘉靖补窟窿、遮风挡雨的,这没有错。所以只要嘉靖不同意,任清流怎么折腾,严嵩是倒不了的。后期严嵩的倒台,只因严嵩底下的人贪得太过,彻底激怒了嘉靖,这才被清算。

严嵩严阁老坐在正中,几乎是在闭目养神,面朝左方,根本就没心思看在场的各人;吕芳和徐阶则坐在两排椅子的最前面,面对面坐着,也是面无表情;正中的桌子上严世藩、高拱、张居正翻着账册,每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值得探讨。

图片 15

严嵩倒台,矛盾的焦点其实就悄悄转移到了嘉靖与裕王的关系身上。

其实嘉靖帝此举就是为了判断一下,到底严世藩有没有贪墨,同时也要搞明白另外两个人跟账册是否有关,并且对严党又是何态度,记录人不是别人,正是吕芳!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